疫情下的日本演藝圈:難以取消的演出

  • 时间:
  • 浏览:5
大將生來膽氣豪 ,腰橫秋水雁翎刀  。大傢好  ,這裡是拿不動刀的小編  。小編整理瞭半天  ,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 。準備好瓜子板凳  ,我們一起去瞧一瞧  。

(原標題:疫情下的日本演藝圈:難以取消的演出)

澎湃新聞3月10日報道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給許多人的生活都造成瞭影響 。而它對長期處在聚光燈下且有著巨大公共輻射力的娛樂圈則有著更為特殊的沖擊 。今天就讓我們來觀察一下日本演藝圈是如何應對這場疫情的  。截至東京時間3月10日10時30分 ,日本已累計新冠肺炎確診524例(含包機歸國14例) 。

東京巨蛋是日本的重要演出場所之一

作為轉折點的2月26日

新冠疫情對日本的影響進入今年2月才逐漸顯現  。但在2月上旬  ,社會的主要焦點仍然放在令人揪心的“鉆石公主”號郵輪上  ,從中旬開始大眾才感受到疫情全方位的沖擊  。

盡管日本兩個最大城市東京和大阪的地方政府分別在2月21日和19日就公佈瞭將中止或暫緩官方舉辦大型活動的決定 ,但絕大部分藝人還是在第一時間選擇按照預定行程舉辦演唱會等活動 。比如  ,電音組合Perfume在和公司進行商討後  ,決定繼續於同月25和26日在東京巨蛋進行的演唱會  。但同時  ,她們也增設瞭全額退票的渠道  。

Perfume組合

情勢的轉折點發生在2月26日  。當天下午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新冠肺炎對策本部提出瞭今後兩周全國各類大型活動縮減或取消的請求  。在日本的語境下  ,政府的這種要求(日語裡一般稱為“自粛要請”)並沒有法律意義上的嚴格執行力 ,但作為負擔著公共責任的藝人及其公司還是十分積極地相應瞭這一號召  。

在消息公佈的當天  ,前面提到的Perfume組合就在演出開始前幾個小時緊急發佈瞭取消表演的公告 。同天在大阪巨蛋有演出的組合Exile也在臨開場前作出瞭同樣的決定  。自然  ,這一突如其來的變動引起部分粉絲的不滿  。即使在取消公佈後 ,當天的會場外仍然聚集瞭不少歌迷  。其中不惜請假從外地趕來的粉絲尤其無所適從  。

Exile組合

隨後  ,更多演藝公司陸續作出瞭回應  。包括傑尼斯、艾回等在內的大型事務所宣佈將中止旗下藝人包括舞臺劇、演唱會等在內的安排  。而以米津玄師、福山雅治和星野源等為代表的正在進行全國或世界巡演的歌手也都暫停或更改瞭相應的行程  。

爭議中的椎名林檎

在藝人紛紛取消演出的新聞中 ,以歌手椎名林檎為主唱的組合“東京事變”可謂是一個異類 。面對政府的要求  ,組合在商討之後決定繼續原定於2月29日、3月1日兩天在東京舉行的演出 。

此消息一出  ,立刻引起社會嘩然  。不僅群情激憤的網友紛紛表達瞭自己的不滿  ,不少藝人也通過社交網站等形式發聲  。比如搖滾組合X Japan的成員Yoshiki就連發瞭幾次推特  。在強調自己的發言不是針對某個特定的藝人之後  ,他表示在這個困難的時刻以公眾利益為重作出取消演出的決定才是正確的選擇  。

在大傢的批判聲中 ,關於個人和社會責任的界限成為討論的一個焦點  。正如放送作傢野野村友紀子所說  ,可能存在即使是知道有被感染的風險但仍然想要去觀看演出的歌迷  ,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具有強傳染性的疫病早已經超出瞭個人選擇的范圍  。東京事變的會場大約可以容納5000人  ,而它所在的場所又在東京交通樞紐之一的東京站附近 。隻要有一名觀眾感染 ,其對社會的影響就難以估量  。而更多的網友則是指出  ,作為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開閉幕式導演組的一員  ,椎名林檎的這一決定更是有著“明知故犯”的成分在 。

東京事變組合

但在一片責罵之中  ,也有不少人提出瞭不同的聲音 。他們的關註點同樣沒有停留在單一的藝人身上  ,而是探討這種突發性事件對演藝圈總體的沖擊  。歌手西川貴教就尖銳地提出瞭政府職責的缺失  。他表示  ,政府簡單地提出要求然後讓歌手和公司自己做決定其實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  。事實上  ,在日本演藝圈每一場大型的演出都需要提前好幾個月進行籌備  。而奧運年的巨蛋級表演甚至是幾年前就已經定下的日程  ,很難隨意取消或延後  。根據日本媒體的測算 ,每取消一場巨蛋公演包括門票和周邊產品收入的損失就高達10億日元(約6618.5萬元人民幣)  。更為嚴重的是  ,在現行的規定之下  ,演出的保險並不適用於因為流行病的取消  。也因此 ,政府在沒有補貼等政策保障的前提下所提出的要求無疑是給演出單位出瞭大難題  。

東京事變的巡演原定於2月29日舉行

在第一時間作出取消決定的藝人大多屬於大型事務所  ,它們多少還有能力應對億元級別的危機  。但更小的事務所甚至是獨立藝人則可能根本無法熬過這次沖擊  。前述的東京事變就屬於椎名林檎自己擔任社長的小型事務所  。這次的演出是組合在8年前宣佈解散後的首次重組 ,意義重大 。再加上政府公佈發出的前一天  ,東京事變將擔任今年《名偵探柯南》劇場版主題曲演唱的消息剛剛放出 。這也成為組合無法輕易取消自己演出的一個間接原因 。

東京事變為劇場版《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演唱OST  。

危機/轉機

除瞭上述的爭議  ,新冠疫情也對日本娛樂圈的其他方面產生瞭沖擊  。而業界采取的應對方式也讓人在危機中似乎看到瞭藝能界結構性改革的轉機  。

首先  ,在公共活動取消或繼續的二選一之外  ,有不少藝人選擇瞭無觀眾表演的創新方式 。比如歌手aiko就決定如期舉行自己3月8日的演唱會  ,但改以無現場觀眾的形式並同時在視頻網站YouTube上進行直播  。而上月29日  ,在年輕群體中有巨大影響力的Tokyo Girls Collection活動也在空蕩蕩的代代木國立體育館進行  。包括服裝走秀和嘉賓乃木坂46的表演都可以在網上免費收看 。

對於新興藝人或者流行樂之外的藝術傢  ,網絡也成為瞭他們的首選  。不少東京的演出場館還采取瞭諸如不收取場地費等優惠政策  ,為減輕文娛產業受到的沖擊作出貢獻  。比如東京交響樂團在知名網站Niconico上的免費直播吸引到瞭史無前例的近10萬人次的觀眾收看  。這也讓不少保守的古典音樂人開始思考新變革的可能性  。

aiko在YouTube直播演唱會  。

在2月28日日本政府宣佈全國學校臨時休校的決定之後  ,以網絡為代表的新媒體更積極地做出瞭應對  。日本最大級別的兩個視聽流媒網站Hulu和Paravi決定免費公開旗下所收錄的部分電視劇和綜藝節目  。出版公司集英社也宣佈無償開放旗下的《周刊少年Jump》雜志和《海賊王》等動漫作品電子版以饗讀者  。

日本演藝圈內各種自發組織的表現也是疫情中值得關註的一面 。3月4日  ,日本音樂事業者協會聯合其他兩個相關組織一起發佈瞭對於今後大型演出的提醒  。隔天  ,日本演員聯合會也發表瞭呼籲政府保障疫情下演員權益的公開信  。由於歷史發展和產業解構等原因  ,相比於其他發達國傢的娛樂圈  ,日本演藝界的工會力量始終沒有得到長遠的發展  。而上述兩個協會從活動內容或規模上來看也很難說承擔起瞭類似工會的角色 。但不論如何  ,因為新冠疫情所引起的對相關議題再一次的集中討論都為後續的發展做瞭一個鋪墊  。

在去年年底對2019年日本演藝圈回顧的文章中  ,我曾經提到2020年將要舉辦的東京奧運會可能成為日本文化產業進一步數字化以及檢驗公權力和演藝圈自主性關系的機會  。吊詭的是  ,意料之外先一步到來的新冠疫情在這兩方面竟然達到瞭同樣的效果  。而相信日本業界應對的得與失也能為更多人提供不一樣的啟示  。

欲要知曉更多《疫情下的日本演藝圈:難以取消的演出》的更多資訊 ,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  ,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 。